青曼

出去玩碰到的,一个小哥哥

空的。幸生的内在空空荡荡。没有想做的工作。也没有任何梦想。既不曾直心喜欢过一个人,也不曾真心去喜欢过什么。吃东西不觉得好吃,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罢了。不是他感觉不出味道,而是对美食没兴趣。吃饭这件事对他来说,甚至是个麻烦,一天常常只吃两顿果腹。无聊透顶的人生。自己也经常这么想。
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呼吸、得活下去。进食、排泄,继续生存。即使是如此乏味的人生,他也没有胆量将它终结。
从小他就发现自己并不幸福。在单亲家庭中长大,母亲三天两头换新的男人。她喜欢的净是一些没出息的人渣,常常听她把『那个人没有我会活不下去』挂在嘴上。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,母亲的磁场专门吸引这样的男人。所以注定她吃尽苦头,而这些苦头对她来说就叫做恋爱,小时候他完全不能理解,现在他懂了。这种女人世上比比皆是。
失败的例子幸生见过太多了。每个人都想被爱,希望被摆在第一位,但如愿以偿的机率微乎其微。即使得偿所愿了,也很难一直持续不变

他希望得到令人窒息的爱。想要把身体每一寸包括每片指甲、每根头发,都托付给一个人。他要对方用狂风暴雨般的激情将他彻底吞噬。不是谁都好。如果不是自己所爱的人就没有意义。辔田给了幸生谁也不能给他的狂爱。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?
如果辔田是把对方吞噬殆尽的海上暴风雨,幸生就是死寂干涸的沙漠。用巨浪席卷寸草不生的荒芜沙漠,不正是相辅相成吗?
如果是肥沃的良地,或许绿林会被连根拔除,但干枯的漠地却会贪婪地吸取水份。
甚至会叫嚣着不够,还不够。
「我寂寞得快要疯掉。」
泪水从右眼潸然而下。
他并不悲伤,却不可思议地流泪了。